自如甲醛超标每年发生多起:用户维权难,自如大多胜诉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02 01:39

文/岳家琛 编/李 悫

继“推高房租”、“租房贷”之后,自如又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阿里员工去世,生前租自如甲醛房”成为热搜话题。一位杭州阿里巴巴总部职工通过自如租住了杭州滨江区的房间后罹患急性白血病,随后于7月13日病情恶化去世。其妻子对自如房进行检测,结果是:甲醛超标。

阿里巴巴表示,“我们从家属处得知,员工病故前租住的自如公寓甲醛超标,目前家属计划起诉自如,我们也会保持关注。”

自如官方则表示事关重大,需要客观、全面调查。在司法机关作出最终裁定前,应避免碎片化的片面解读,给当事人及事件的合法解决造成影响。

自如董事长左晖在朋友圈回应称,“所有的批评我们都会收下,所有的责任我们都会承担。”

“公司深读”梳理发现,关于自如房甲醛超标的纠纷每年均有多起,其中一部分获得了和解,但因租客患病原因与房屋装修甲醛超标之间难以认定为有直接关联,相关诉讼多以自如胜诉,租客很难通过诉讼方式得到赔偿。

每年多起甲醛超标

自如原是链家旗下的O2O房屋租赁品牌,2016年,自如品牌从链家分离,成为独立运营的公司。

“公司深读”梳理发现,最近每年都会有因房屋甲醛超标影响健康而与自如发生纠纷的事件。

2016年3月,租住在大兴区旧宫自如房的刘志俭通过检测机构对其房屋进行空气质量检测,结果显示其卧室甲醛含量每立方0.13mg ,国标每立方米≤0.10mg;总挥发性有机物TVOC 每立方米0.72mg,国标为每立方米≤0.60mg。

刘志俭怀孕的妻子在其租住自如房期间被检查出白血病,不得不将6个月的胎儿引产。

2016年7月13日,北京某医院的女医生李华通过自如APP在北京市海淀区北蜂窝路22号租了一套房子,随后发现房间里有异味感到身体不适。

李华把情况反映给了自如公司。2016年8月30日,中环华信环境监测公司对李华租住的房屋进行了环境检测,检测报告显示,卧室内确实存在甲醛超标问题。

根据《室内空气质量标准》,室内甲醛含量应低于0.1毫克每立方米,但李华睡的卧室的甲醛含量为0.3毫克每立方米,超标2倍。李华去医院就诊。经诊断,白细胞低、贫血。

2017年11月,租住在北京昌平区自如房的租客在入住后感到身体不适,到医院就诊,被告诉患上急性支气管炎,可能是甲醛中毒。租客随后委托一家专业的室内空气检测中心对房间进行甲醛浓度和TOVC浓度检测。检测结果显示上述两个指标浓度超标。

2018年5月21日,姚某和朋友在北京朝阳区租了一套自如两居室。入住后,姚某和朋友常产生恶心、头晕等症状,引起他们对房间内空气质量的怀疑。在此期间她产生皮肤过敏红肿症状。

7月15日,他们联系自如做了空气治理,此后,房间内异味虽然减轻,但姚某与朋友仍有不适感觉。随后,据中环科研环境检测(北京)有限公司7月30日出具的检测报告,两处采样点位置甲醛检测结果分别比《室内空气质量标准》规定的标准值高出近1倍。

解决方案以换租为主

发生甲醛超标纠纷后,退还押金、换租或者退租仍是主要解决方案。但这样的“补救措施”并不能让租客的满意,根据公开报道,获得赔偿的案例屈指可数。

曾住北京海淀区自如房的医生李华和自如方面进行了交涉。2016年10月31日,自如与李华签订了和解协议书。

和解协议显示,双方就“甲醛超标”事宜达成和解协议,北京自如生活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一次性支付李华人民币41694元作为赔偿费用。

租住在北京昌平区龙腾苑的两个租客也获得了赔偿。2017年12月,自如向两名租户分别支付3374.82元和3290元作为补偿,并表示歉意,另外双方还签署《和解协议》。自如在官方公告中还承诺,无条件为遇到此类问题的客户提供过渡期的酒店住宿,并已启动关于原材料、施工工艺及供应商管理的核查。

然而赔偿一个月房租政策却在2018年6月份悄然取消。曾住北京朝阳区自如房的姚某发现甲醛超标后提出应由对方全额退还其租金和服务费,被拒绝。

自如的甲醛超标问题一直存在,直到杭州阿里员工租住自如房间患病去世事件后。自如回应称,病故租客未向自如管家提及过房屋空气疑虑。

2018年8月31日凌晨,自如在一份《关于自如房源空气质量环保的说明与承诺》中表示,9月1日起将下架全国九城全部首次出租房源,待CMA认证机构检验合格后再行上架。

维权诉讼难,自如多胜诉

根据《侵权责任法》,如果法院认定租户所患的病跟装修、房屋存在因果关系,房屋出租方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但迄今为止,与自如发生租房甲醛超标影响健康的民事诉讼中,租客鲜有通过诉讼方式得到赔偿的案例。

在涉及自如诉讼中,法院通常认定疾病的成因是多方面的,并不一定与装修甲醛超标有直接关联,所以医疗鉴定是很难确定具体的因果关系。

2016年5月,刘志俭一纸诉状将自如告上法庭,索赔住院费、医疗费、护理费和精神损失费共计近百万元。法院委托了两家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但两家机构都说“超出鉴定技术能力”,拒绝了法院的委托。

随后,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室内空气质量在甲醛浓度为0.13mg/m3、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TVOC浓度为0.72mg/m3,苯、甲苯、二甲苯均符合GB/T18883-2002《室内空气质量标准》的情况下,与急性髓系白血病(M4型)的发病是否具有因果关系。

法院还认为,根据现有证据,未能证明该种情形下与白血病的发病存在关系,在其妻任亚男病因不明确的情形下,其向链家公司提出赔偿请求,于法无据,法院不予支持。

诉讼中原告刘志俭败诉,但自如自愿补偿15万元,包括垫付的4.8万元医疗费和房屋租金。

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驳回了任亚男的上诉。二审法院认为,由于白血病发病机理的特殊性,鉴定机构根据在案全部材料尚且无法从专业角度得出两者医学及病理学方面因果关系的结论。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